美高梅 > 绘画 > 林容生:画笔与文笔齐举,守旧共现代益彰
林容生:画笔与文笔齐举,守旧共现代益彰
2020-03-26 13:12

图片 1

他捷足先登,在全国山水画派开创了新的篇章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

三坊七巷 林容生

林容生:我觉得我的创作,应该是有别于古人,有别于他人还要在不同的阶段有别于自己。

学术支持: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

林容生的工作室不太好找,前一刻钟你还坐在车上,飞驰于北京五环边的宽阔马路上,下一刻,车子便穿过五环外的铁路,七扭八拐地进了一条偏僻小道。车停在了“环铁艺术区”,周围的建筑形态各异,充满了艺术的气息。林容生的工作室就隐在这一片似乎与世隔绝的“艺术之城”里。

他超越自我成了福建画坛一颗璀灿的新星

协办单位: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厦门市美术家协会

进到工作室里,记者记者的眼前陡然一亮:地方敞亮得如同一个大仓库,这个“仓库”的一半什么家具都不放,衬着雪白的墙,越发显得空旷;另一半却是个二层小楼。工作室里,能看到的室内盆栽全是南方的常绿植物;每一面墙上都挂着林容生自己画的山水画;客厅的功夫茶案几旁,林容生熟练地煮水、淋杯、冲茶,用的当然是来自他家乡的武夷岩茶这位以画南方山水著称的画家,虽然因为调至中国国家画院,来京居住了好几年,依然为自己建了一个心中的南方故园。

用手、用脑画画的同时还要用心画

承办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福建创作中心、传世艺宫美术馆

离开后,老屋反而住进了我心里

图片 2

策展人:陈振

记者在屋中四处溜达着看林容生的作品,茶香四溢,林容生的话音也跟着飘荡过来,“一个画家,画的东西首先要是他喜欢的,其次是他熟悉的,然后是他想要表达的。我的这些山水画,和我一直生活在南方有关。”

在福建,中国画历来是比较落后,可是近十年来,一批中青年画家悄然崛起,如同福建原本相当落后的经济正在起飞一般,开始引人注意。林容生就是其中一位最重要最优秀的青年山水画家,他的作品屡屡入选大型画展和获奖,己成为全国各地优秀中青年画家为伍的屈指可数的福建代表之一,今天我们就带您走近林容生的丹青世界。林容生的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知名画展。入编《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现代山水画库》等大型画集出版有《当代中国画精品集——林容生》《林容生新工笔山水》等画集9种。

开幕时间:2017.11.18 下午3:00

林容生是福建人,1958年出生在福州有名的历史文化名街“三坊七巷”的一处老屋。那一片坊区都是石板铺地,白墙瓦屋,窗棂雕花,空气里似乎都有着明清古朴的气息。

林容生,1958年出生,福州人。现任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

展览时间:2017.11.18-12.3

“谁知五柳孤松客,却住三坊七巷间”,历史上,三坊七巷里出的名人不少,文化气息浓厚。林容生的年长亲戚中,喜欢吟诗作对、擅长丹青书法的不少。他的外婆会作诗,写一首漂亮的小楷;他的一位舅公是福州的书画名家,擅画山水。耳濡目染之下,林容生也喜欢上了书画,初中二年级,他便拜入谢义耕先生名下,学书法篆刻。

学生问:“老师我要做底吗?

地点:传世艺宫美术馆(思明区虎园路16号)

那时的林容生除了画画,还喜欢写东西。他是学校报道组的成员,读过大量的书。他喜欢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作家,徐志摩、梁实秋、林语堂“他们身上都有一股范儿”。后来他也喜欢木心,“那是用智慧和生命在写作的作家”;还有顾城,“他的诗里你总能读出一种感动和忧伤”。画画时,林容生在画上写题款,总是写一些很短的白话文,有点像诗歌,又有点像哲语。“风在行走,水也在行走,没有目标,也并非诱惑,只是它们自然而然的需求”“我喜欢看散文、诗歌,也喜欢写短的,能让人拿得起放得下。”林容生对记者说。

:先暂时不要做底,你就把红的颜色都做上去。

艺术简介 林容生

上大学时,林容生读了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后来又在这个学校任教,从自己出生到儿子出生,他在福州老屋度过了整整34年。搬迁后,以在这里生活过的记忆和情怀为笔墨,林容生曾画过一系列“三坊七巷”,这些也成为他的代表作。“在我离开后,那间房子反而住进了我心里。”

整辆车还是画成红的颜色?

在漫漫山水之路上,林容生用自己独特的形式语言和图式,以现代人的胸襟,提炼吸收古典元素,作品古典而清新,为中国山水画、特别是工笔重彩山水画的发展,走出了新的创作之路。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曾评价林容生,“从传统格局的山水画中走出来这已成为当代山水画家的自觉追求”,“林容生在艺术见地方面是跟得上山水画创作形式发展的,并且坚韧地走自己的探研道路。”在林容生自己看来,他只是不被对象左右。“除了写生,我很少直接地去画一个具体的地方。山水画家笔下的家园也好,风景也好,既是生活中的,更是理想中的。有时候自然山水只不过是一个借题发挥的对象。”

林容生:对, 不要按照它实际的颜色,就是把这个颜色红色倒上去,就把这些部分变成一个整体。

在当今大家云集的中国画坛,林容生将西方绘画中的色彩、构成等元素融合于传统工笔山水画中,仰仗自己超强的画面构架能力,成功地完成了视觉形象的突围,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绘画风貌。

画工笔意味着另一种生活方式

学生:我们所想象的工笔画,就是可能会把这幅画的色彩想的很复杂,但是老师却用很简单的色彩来表现它,又把这幅画的精神表达出来,我觉得林老师对色彩的感受力很强。

从他的画中我们不难感觉到前人对他的影响。他用羊毫、素墨勾出苍润的线、造出别致的形,描绘着他所熟悉的闽东、闽北村舍小景、石木老屋、溪岸石桥、畦田菜地,野草杂树。像是对山村一角蓦然回首的印象,又像是对亲切故乡一往情深的追忆。执着中见朴素,平淡中又添趣,从平常的风景中,描绘出他发现的情趣,娓娓道出他心中山村的故事。一个画家的画作是离不开他所生活的环境的。林容生的画面上有两个景观,一个是自然景观,一个是人文景观。福建的青山绿水、农庄乡村,都作为表现对象,作品中始终有着对闽地浓浓的相思。

记者:为什么您最初要选择山水这个门类作为自己的创作题材?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理论教研室主任)王鸿:林容生不管是工笔还是写意,应该说是创了一个当代中国画的崭新面貌。

图片 3

林容生:除了喜欢之外,其实也带有一些理性的选择在里面。中国画有三大题材分类:花鸟、人物、山水。虽然说一个画家在创作题材上被限制看起来没什么理由,但这种分类已然成为中国画创作和表达的习惯,而且形成了审美和评判游戏规则,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中国画家都会选择其中一项作为自己创作的主要方向。

有人说,林容生是个聪明的画家,在大家都画“大写意”的时候,他选择了“青绿山水”,而在“青绿山水”这一传统的种类中,他又悄悄融进了写意和现代的构成。他勇于挑战已经成熟了的画风,在经营了近十年的工笔山水画并取得成功之后,于90年代初开创出了抽象性重彩山水画,在一系列重要展览中脱颖而出。

林容生

当然,从文化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分类也有一定的道理。花鸟画体现了人对生命的关注;人物画表现的是人的社会生活;山水画则是表达人跟自然的关系。这个概念实际上也体现了人的3种不同状态:第一个状态是最基本的,你关注植物、动物的生长状态以及它们在不同的季节和环境下的不同表现,是生存和生命的需求,如同我们关心自己的吃喝温饱、生老病死等生存状态;然后第二个层次你才关注到人跟人的交往和社会生活;这两个问题都解决了,你就会进而关注自己的内心,关注自己的精神世界,所谓“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这种表达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应该是最根本的,因为中国文化最强调的就是天人合一。所以为什么中国古代绘画最伟大的作品都是山水画,山水是最高境界。

林容生:其实我希望它能够明快一些,温而不火 不能太火气,色彩看上去既明快,但是又能够很沉稳还要画出一种书卷气。

男,1958年7月生。福建福州人。1982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研究员、专职画家。福建师范大学闽江学者讲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

记者:那么,为什么要选择工笔这种语言呢?您的创作中工笔这种方式也是很有特点的,它好像在写实方面很有优势,但难度上是不是更大?

在山水画中,掌握青绿之法已并非易事,个性化十足的色彩运用更加不易。在色彩方面,林容生追求一种平和朴实、清静典雅、富于生命活力的感觉。他的山水画似乎脱胎于传统的金碧山水,又似乎借鉴了西方绘画的某些色彩表现手法,不仅色彩与笔墨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房屋、山水、云树、景物的符号化,也都具有了一种轻松的幽默感。

“我的山水画主要表现的南方的山水,不仅因为自己在那里成长,感觉比较亲切,还因为它具有种种自然生机的状态——这是最让我动心的地方。我不太去表现那些名山大川,因为我觉得我的画笔甚至没有力量去表现它们所呈现出来的广大和苍浑,所以更多表现的是闽地的自然环境和环境中的“民居”。形式上延续的虽然是青绿山水的形式,但是又根据不同内容的表现,加上在技法上追求一些个性的方式吧,所以慢慢形成了我现在的创作风格。我觉得这种风格最主要的还是侧重于自然情境和气息的表达,以及个人对这种自然情景气息透过笔墨色彩形式再加工后的艺术呈现。”

林容生:工笔画是个细活。当然,从人物和花鸟这两个题材来看,因为它们具备了近距离观察和表现的特点,所以可以画得很写实。山水画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很宏观。你不可能用照片照着画,山上有多少棵树、每棵树上有多少片叶子。你是不可能像人物、花鸟画那样写实地去表现的,必须要有取舍,要有概括,要有对“形”的处理。相对来说,对造型要求更主观一些。

林容生:因为色彩通常在中国古代山水画基本上是很少用的,那青绿山水它是用色彩的一种样式,但是没有太多的变化,基本上是按照一种模式、一种样式来进行衬托,它已经固定了。那么我在想如果从青绿山水的色彩表现这块,在进入当代以后,它必须有当代的一种面貌,就我们现代人对这块遗产进行发展 继承和整理的时候,必须让它有一种现代的面貌出现,那这种现代的面貌当然是多元化的,所以每个画家在做的时候他可能会选自己认为的一种样式来进行创作。那我也基本上是这样子,所以色彩在我的作品表现当中是形式很重要的一个内容,这可能也是让我的作品跟其他画家的作品,有一些区别的主要特征之一。

林容生

另外,工笔画的时间投入很大,画画时要有很平静的心态、很安静的环境、很舒坦的心情。它不仅是一个工作方式,实际上意味着你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所以在我们的生活节奏常常被迫提速的今天,画工笔画是一件很奢华的事,也是需要有一点勇气和毅力的。

:有一个很明显的一个色彩的形象构图的形象,以及人文追求的形象。我在风格的这种界定,它必须是明快的,必须是富有生机的。

图片 4

记者:您是在大学毕业后开始画工笔山水,那个年代的艺术创作还是在一个比较安静、能让人沉得下心来的环境里。如今是否还能保持那种平静的心态?您后来画了很多写意画,是否也是受外部环境的影响?

林容生的作品将“自然山水”置于“人文山水”的层面上,用笔墨线条的差异、色彩冷暖黑白的对比,白墙黑瓦的几何造型组合,把线的节奏转换成面的变化与韵律,并通过色彩、块面的结构方式产生令人亲切的和谐感,饱含着一种沧桑、一份乡情和一种对生命的向往。

法国风景之四 纸本水墨设色 42x52.7cm 2015

林容生:从个人角度来说,我理想的状态是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有自己的成功标准,然后慢慢去实现。但我们现在往往不能按照自己的步伐走,大家好像都很匆忙。我觉得这也是当今社会不正常的一种状态。

林容生:用手 用脑画画的同时还要用心画,绘画确实已经变成生活当中的一个需要,实际上小时候画画有时候只是觉得可以被人家表扬,这小孩子很聪明会画画,一直被鼓励。鼓励以后就觉得自己有这方面表现的欲望,然后慢慢地就开始学,后来到了读大学的时候很自然的就选择了这个专业。

图片 5

我现在一年画三五张工笔山水;也画意笔。倒不是因为外部环境影响,实际上我一直在画意笔,年龄大了以后更偏爱于此,这也是中国画最富有特色、最为传统的艺术语言。随着年龄增大,会越来越觉得有回归的必要性,回归到中国传统的源流上去。意笔画对笔墨和气韵的要求比工笔画更高,是需要积淀、积累的。当然也更自由、更放松。所以我主张画家年轻时,可以画些工笔,但一定也要学习和锤炼意笔的方式,要不然,年纪大了以后就很难随心所欲了。

在大学学习期间,他对于五光十色的西洋艺术也产生过极大的热情,甚至曾经尝试用调色刀把油画颜料与水墨混合在宣纸上作画,然而冷静之余他退而思索,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本民族的传统艺术。

里昂老城写生之一 纸本水墨设色 42x52.5cm 2016

在小圈子里自娱自乐

林容生:这个线画在一个点上,在那个山头再接下去,那根线后面停下来,这样的一个起伏就可以,应该再加一块,那就是说这个不要再大弄了。对 再高一点,再往上再提一点,山头有一个起伏,不要这样子弯上去这变成一个山凹了,一直勾 勾完以后也是一样的。

林容生艺术评论

记者: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近年来很火爆。可对普通人甚至一些投资者来说,艺术包括中国画依旧是一门难懂的学问。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状况?

学生:我挺喜欢他的写意山水,特别是写意山水,我觉得他在用笔上面是比较灵动的那种,他教我们就包括我这幅画,他会根据我们各个学生的特点,会去给你指导。

“林容生的山水作品总散发出南方湿润、清幽的气息,有一股柔静的、温婉的文人意味。画中那些密匝茂盛的林木、草丛,构成自然界生命的蓬蓬郁郁之象,那些似云非云、似烟非烟的虚白,使实景溶入朦胧或微茫的氛围,山水肌肤如沉默在一派匀平的呼吸声中。它们是一方方可供驻停的人间小千世界,又是一种种唯精神可接近的清凉大千世界。这种意境就不仅是出自林容生关于山水画的改进性思考和绘画的技能,而是出自他内倾而抱守恬淡的心境。”

林容生:我们把艺术和生活分开了,从小学到大学,教育中关于美术包括艺术的东西都有缺失。如果感兴趣,只能自己学。你经常听到很多人说,“这方面我不懂”,甚至各界精英、成功人士,认知里也少有艺术这一块。很多时候,艺术家都是在小圈子里自娱自乐。

应该说一开始的时候,我画过很多不同题材的作品,比如人物画 花鸟画,但实际上选择山水画基本是地1986年以后才开始的,我觉得画山水画的这种创作,还是比较符合我这种心性的。

范迪安(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这其实导致了很多问题,比如有人说外国人看不懂中国画,其实很多中国人自己都这样,更别提外国人了。再比如艺术品收藏,如果你不是“生”在这个圈子里,刚进来都是要“交学费”的。

林容生是个聪明的画家,更是个懂得生活的人。生活中的他崇尚自然、朴实,品茶、闻香、赏图、作画、他的生活同他的画一样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画如其人,在林容生的笔下,三坊七巷、闽北民居,也在简约中透射着理想主义色彩。

图片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