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 > 收藏拍卖 > Hong Kong佳士得秋拍上演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当代艺术"全歌手赛"
Hong Kong佳士得秋拍上演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当代艺术"全歌手赛"
2020-03-25 09:35

你知道36计第一计是什么吗?不是我们熟知的那句36计走为上,而是瞒天过海。这一计的解语是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太阳、太阴。意思就是在两方交战的时候,军事防御体系周密时,其警惕性反而容易懈怠,而司空见惯的东西就不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诡秘的计谋往往就潜藏在公开的事物里边,而不是在公开事物的对立面上。光天化日之下的事物里面可能就潜藏着最为机密的计谋。

图片 1

由魔术师刘谦引领的魔术热其实就是最为典型的瞒天过海计策的运用,魔术都是发生在你的眼前,但是结果往往令人意想不到,甚至是匪夷所思。魔术师就在做一场视觉游戏,他们的高明之处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隐藏着诡秘的阴谋。同样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瞒天过海可以说是经常被买家或者炒家应用的计策。

《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更多图片资讯

先说买家的瞒天过海。一般有经验的买家都不会自己亲自去拍卖现场,主要原因是买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拍卖毕竟是一个公开的交易场合。那些有经验的买家一般不会自己到现场竞价,他们或者找自己的朋友或者是艺术顾问到现场竞拍,但更多的情况是买家自己通过电话委托进行出价。因为电话委托竞拍这种方式其实就是发生在公开竞拍场合的一种诡计。这种方式既可以不暴露买家自己的身份,也可以迷惑对手,分散现场的竞拍对手的注意力,占据一定的心理优势,并且可以为自己赢得充分的讨价还价的余地。甚至更为极端的例子是买家自己其实就在竞拍现场,但是仍然选择电话竞拍的方式进行出价,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使竞拍更有把握,既能跟踪现场情况又可以为自己赢得更大的主动权,从而为最终的竞买成功奠定坚实的基础。

7424.7万港币!蔡国强作品创中国当代艺术品最高价

其实炒家才是使用瞒天过海计策最多的那部分人。随着艺术品市场近年来的火爆带动了不少的投资性的热钱进入市场。炒家也渐渐多了起来,炒家的根本目的就是把一些艺术家的作品炒高,人为的在拍卖现场作价,他们或者是互相在现场配合出价,借机抬高价格,或者是自己托举自己送拍的拍品,制造艺术家作品的成交记录,他们正是通过各种瞒天过海的伎俩迷惑进入市场中的新手。例如在2003年之后的书画市场中,当时不少进入市场中的新手就中招了,所以我们有时会发现一些名不经传的艺术家的作品却拍出另人意想不到的价格,这其中就暗藏一定的玄机。所以,尤其对于那些准备进入到艺术市场的新手来说,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了解市场的情况,识破那些瞒天过海的诡计,谨慎操作方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蔡国强的《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预估价在2800-3600万港币之间,拍卖师从1800万港币起价,瞬间委托席、场内竞价活跃,数个回合价格已经达到了4000万,之后,竞价的买家开始减少,只剩几位场内买家和电话委托买家争夺,在价格突破5000万元大关之后,竞拍买家只剩3位,人们都屏住呼吸,看这些买家的“出价表演”,又经过数轮拉锯,只有两位买家出价,最终价格突破了6000万元大关,当拍卖师把价格提高到6400万元的时候,其中一位买家再次出价,达到了6600万元,另一位买家退出竞争,拍卖师最终手起槌落,这件作品被场内买家购得,场内顿时爆发出阵阵掌声,而在现场的人也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品最高价的诞生,这件作品同时还创下蔡国强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编辑:江兵

中国当代艺术的火爆拍卖场面再次上演。11月25日下午4点,香港会展中心的新翼大会堂早已人满为患,佳士得的工作人员不得不在场内增加座椅,就连委托席的下面也已经坐满了前来参加拍卖的人,而在现场既有操着普通话的内地藏家和画商,粤语的香港本地藏家、画商,也有讲着闽南语的台湾藏家及画商,还有东南亚的藏家,当然也不乏韩国、日本以及金发碧眼的外国藏家。委托席的工作人员也拿起手边的电话开始忙碌起来,这些人此刻聚集在这里,他们的目标就是要目睹并参与佳士得香港2007秋季亚洲当代艺术专场拍卖。

曾梵志、岳敏君作品高价成交打头阵

佳士得的这次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上拍的328号标的佳作云集,在拍卖之前的预展日现场,给人的感觉就是像在参加某个亚洲当代艺术的博览会,阵容堪称是一次亚洲当代艺术“全明星”的“豪华之师”。而随着拍卖师操着一口倍儿浓的英国口音宣布这场拍卖开始之后,场内顿时沸腾起来。第一件作品是曾梵志1999年创作的《面具系列NO.6》,这件作品尺寸有200×170cm,这是曾梵志的代表作品之一,估价300-400万元港币,拍卖师从200万港币开始起价,经过电话委托席和场内藏家的竞拍,价格迅速达到了500万港币,最终被场内的899号买家以650万港币的落槌价竞拍成功,接下来一件作品也是曾梵志的《面具—五张脸》,也受到藏家积极追捧,最终是以700万港币落槌,加上佣金最终的成交价达到816.7万港币,这也是该场6件曾梵志拍品成交价格最高的一件。第6件拍品是岳敏君早期作品《大耳朵》,这件作品从260万港币起拍,经过争夺,以1800万港币竞标成功,加佣金这件作品的最终价格为2048.7万港币。从对岳敏君的几件拍品的争夺来看,买家分布比较分散,并没有出现一位藏家出售购买2件作品的情况出现,这也是为什么岳氏作品高价不断的根本原因。

张晓刚、方力钧作品预热拍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