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 > 收藏拍卖 > ART 021扩大体量 能还是不能够为沪上艺博会推动2.0不常
ART 021扩大体量 能还是不能够为沪上艺博会推动2.0不常
2020-03-25 09:35

即将过去的9月,对上海有点特别一个月4个艺博会,包括首个专业艺博会上海艺术影像展(Photo Shanghai)、首届年度艺术都市主题展览博罗那当代艺术展(Sh Contemporary),2014首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及2014上海城市艺术博览会(AArt),堪称艺博会月。

图片 1

图片 22015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上海展览中心外景

艺博会扎堆上海,在业内人士看来显示了艺术市场的新动向,随着艺术品拍卖市场行情调整长期化,市场重心向一级市场迁移,向上海迁移,作为众多中小型艺博会长袖善舞展开竞争的舞台,上海有望带动艺术消费的新潮流。而也有部分参展人士认为,艺博会虽然在上海集中出现,但质量亟待提高,组委会的组织工作还需要做得更细致,

上海艺术影像展盛况空前

图片 32015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一楼中央大厅内景

影像展打响头炮

本周,上海展览中心迎来了2014博罗那上海当代艺术展。虽然相比其前身上海当代,此次展览的名称多了博罗那三字。但作为停办了一年之后的回归,博罗那上海当代希望给艺术市场一个全新的形象。然而就在开幕前两天,有画廊通过其官方微信表示将退出,而有的画廊则因为参加几乎在同期举行的艺术都市展览而放弃了博罗那上海当代。

图片 42015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内景

史无前例的上海艺博会月,由上海艺术影像展的举办揭开帷幕。这个专业的影像艺术博览会虽然是首次举办,但是却产生了出人意料的效果,带来了海内外影像艺术的新面貌,尤其是摄影作品不乏大师经典与名家名作,体现了专业艺博会的专业性与国际性。此次影像展除了专业媒体的关注外,大众媒体也作了广泛报道,艺博会现场更是人气旺盛,最后一天慕名而来的观众甚至排起了长队。

艺博会粥多僧少

  11月19日晚,第三届ART 021开启藏家之夜,正式拉开艺博会序幕。今年,该展会的参展规模,由去年的54家升至75家,更吸引11家境外画廊首次参展,包括久未在大陆露面的高古轩。另一方面,展会场馆由外滩中实、真光两楼转移至上海艺博会重要腹地上海展览中心,似乎正是告别了过去“小而精”的小资情怀,全面向国际化升级。

艺博会月的出现,是基于上海深厚的艺博会传统:将于11月举办的上海艺博会已经第18届,是全国最资深的艺博会;2007年首次举办的上海当代(Sh Contemporary)曾经被业内人士誉为亚洲最高规格当代艺术博览会。如今,这个艺博会虽然去年一度停办,但今年卷土重来,也在9月举办,改名上海博罗那当代艺术展。与此同时,今年首度登场的两个新艺博会上海艺术都市主题展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都与上海当代有关:前者的执行团队来自上海当代;而后者的灵魂人物展览总监周铁海,则是2007年上海当代的主要策划者。因此,今年闪亮登场的艺博会月,不妨看成是上一波上海艺博会热的回声。

9月,上海进入了艺术旺季。上周,上海艺术影像展以25000人次的客流量告诉市场,什麽才是盛况空前,这也是上海展览中心近三年来承办过的人流量最大的一次艺术博览会。本周,焕然一新的博罗那上海当代则期待这一疯狂再现。然而,就在博罗那上海当代开幕前一天,艺术都市展览在上海购物艺术中心K11举办,其策展人之一则是上海当代前总监马西莫托里贾尼。

  近几年,在政府助力和强劲资本的投入下,上海进入前所未有的艺博会“轰炸季”。连续两届的PHOTO SHANGHAI专注摄影板块,欲以挖掘逐渐升温的新兴门类收藏者;西岸艺博会依托西岸艺术园区的建设图景和主创团队资深的学术根基,取得稳定的学术与市场口碑。我们不禁要问,此次ART 021的全面升级,是否全面带动新一轮的艺博会格局?

西岸艺博会带来新模式

在这两个展会之后,2014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将紧接着於9月25日在徐汇滨江举行。之后还有上海艺博会以及艺术廿一,期间还有许多小型展览。在许多画廊看来,如此密集的节奏,往往会令自己很难做出选择,因为一是时间靠得太近,自己分身乏术。另一方面参展毕竟需要一定费用,画廊也需考虑。

图片 5

在众多新开幕的艺博会中,9月25日举办的首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最引人注目:首先,从专业性上看这是中国首个融合顶尖当代艺术与设计的国际性大型博览会,仅参展画廊就一举囊括了Hauser Wirth、洗澡堂(SCAI The Bathhouse)、大田画廊(OTA)、科恩画廊(James Cohan)、白立方(White Cube)以及(Lehmann Maupin)等全球范围内的顶级画廊,不少还是首次尝试在中国内地参加博览会,同时也不乏如佩斯北京、北京常青画廊、上海香格纳画廊等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画廊。设计方面,则有瑞士设计奖DPS、Claudio Colucci、家天地、对比窗等6家引领潮流的设计机构参展;其次,参展艺术家的阵容堪称近年来国内艺博会最豪华的一次,分别有草间弥生、宫岛达男、阿布拉莫维奇、比尔维奥拉、白南准、汉斯约瑟夫松、张培力、吴山专等国内外众多知名艺术家精选作品展出。

同质化愈演愈烈

图片 62015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藏家之夜现场

综观这4个艺博会,各自市场定位、专业诉求不尽相同,对当代艺术各有其主张,所呈现的作品有优有劣,所吸引的人气有旺有淡,但是众多艺博会扎堆,反映了一级市场的活跃,也给正在盘整中的二级市场带来了希望。这4个艺博会都定位为中小型艺博会,反映了艺博会主办方强调专业性,瞄准特定对象稳步开拓市场的初衷,可见艺博会热虽然再度降临,但只是一个开始。

在众多的艺博会中,虽有像上海艺术影像展这样的专业展会,但是更多的还是综合性的。也就是说,对於许多画廊来说,其实选择任何一家进行展览,其作用都相差不大,因而对於许多艺博会来说,大多还是通过总监的人脉进行招商,像此次举行的艺术都市展览虽然只有十多家画廊,但不乏像沪申画廊这样的知名机构,说到底还是因为策展人的缘故。

  021,由上海拨通世界的野心

编辑:陈荷梅

其实,翻开各大艺博会策展人的介绍,我们可以发现很多有意思的地方。除了艺术都市展览的策展人之一是上海当代前总监马西莫托里贾尼,同样是首次举办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的总监周铁海,也曾担任上海当代最初两届展会的总监。其实,艺博会在上海的蛋糕并没有做大,只是切蛋糕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无疑也是我们担忧的地方。一位画廊机构的负责人这样说。

  “021是上海的区号。”三年前,被问及艺博会取名原因,应青蓝和包一峰都曾这么解释。直至如今,他们仍坚持 “立足上海”是其品牌的核心理念。不过,若你昨日踏入ART 021的主会场,可能会萌生在海外观展的某种错位感,在那不陌生的拱形天顶下,展会正中位置由高古轩坐镇,转身可见的有立木画廊、Galerie Chantal Crousel 、Marian Goodman、马凌画廊、常青画廊、大田画廊、艺术门、学古斋等——稍转一圈,便可发现除上海老牌画廊香格纳之外,其余展位几乎被国际画廊占据。上述画廊的展位狭长,有些画廊在做群展的同时,还能专门留出空间为某一位艺术家做“展中展”。所有展板最高达4.5米,地上放着一米多高的装置作品亦完全不显局促。不过,由于部分参展画廊强劲,诸如佩斯、前波、空白、阿拉里奥、沪申等本土画廊则集中驻扎在两边的MAIN GALLERIES区,为保留最大展位,画廊中的走道并不宽敞,远远望去,大有“本土画廊抱团”之势。

优胜劣汰难避免

图片 7

从海外的经验来看,艺博会肯定不会越开越多,其趋势一定是优胜劣汰。上海艺术影像展是由蒙哥马利会展公司运作的,这家会展公司有丰富的艺博会经验,曾成功运作香港艺博会并将其出售给巴塞尔艺术展,并从2013开始成为巴塞尔香港国际艺术展。

图片 82015 ART 021 参展画廊

不仅在香港,巴塞尔在迈阿密等全球区域市场布局,似乎针对的是全球化的、成熟的当代艺术收藏群体和经营群体,只不过在不同市场的侧重略有不同。这无疑也提醒众多在上海举行艺博会的机构,虽然上海享有无尽的机遇和资源优势,但上海并不需要太多同质化的展会。真正的艺博会应该是有学术品位并具有艺术风向标意义的平台,而不仅仅是一个汇聚了众多艺术机构的大卖场。大卖场式的艺博会,肯定会被市场淘汰。

图片 9白南准《中国记忆》

编辑:陈荷梅

图片 10Urs Fischer《Big Foot》

图片 11九门刚史《After that》

  伴随国际画廊的参与,一众强势的艺术家阵容也首次齐齐登陆上海。首次参展的高古轩带来Thomas Houseago 、Jeff Koons、Urs Fischer、白南准、杨福东的作品,其中白南准《中国记忆》和Urs Fischer的《Big Foot》令人瞩目。维也纳画廊Krinzinger带来“ 行为艺术之母”Marina Abramović 的摄影作品《Artist portrait with a candle (A)(from the series “With Eyes Closed I See Happiness”)》,该作品售价15万欧元。二度参展的Marian Goodman带来南非艺术家WilliamKentridge的作品《Eat Bitterness》,售价65元美元。大田画廊带九门刚史、草间弥生、竹川宣彰和唐狄鑫的作品,其中九门刚史的今年新作《After that》以特殊材质和制作工艺吸引不少藏家询价。

  “我们筛选画廊的方式,是参考ART BASEL等国际艺博会,他们最核心展位的画廊,我们都会邀请。”应青蓝告诉雅昌艺术网。

  从资料显示,第一届ART 021参展画廊为29家,第二届为54家,首次增添海外画廊。一年内,新增29家首次参展画廊,其中国内画廊18家,海外画廊11家。目前,在参展的75家画廊中,海外画廊的比例超过四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