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 > 艺术家 > 张永旭艺术作为参加社会的艺术_音乐大教师的天资讯_雅昌音信
张永旭艺术作为参加社会的艺术_音乐大教师的天资讯_雅昌音信
2020-03-26 13:02

艺术家张永旭提到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小区梦,由于多年失修,不少地方已经出现了诸如管道漏气,道路桥梁锈蚀断裂等等严重问题,建立和谐和美丽家园已经迫在眉睫!为了促进和谐社会,和小区的文化建设,提升大众的艺术修养,传播关爱和友情,与刚成立不久的业委会提议,在中秋节即将来临之际,

张永旭艺术作为介入社会的方式

用现场论述,写生绘画、构图借景、把控色调、创作风景画,并回答互动有关绘画的话题,实施《胡同串子》系列行为艺术,随后会举行竞拍,把部分拍款捐给业委会,促进小区和谐生活!

在艺术创作的理念上,张永旭始终保有一种对国家与社会的使命感与责任感,这种由早年经历所塑造的意识已经悄然转化为一种情结,体现在其现今的艺术创作中。将自己置身于社会层面的张永旭,以一个参与者的身份介入到对相关问题的发现与探讨之中,并试图在这个过程中以艺术的方式积极地寻找化解矛盾的可能性。

现场写生

1982年在新疆兵团六师101团子校当一名美术老师

现场写生

在即将举办的第二届新疆当代艺术双年展上,张永旭将作为特邀艺术家在此次展览上展出自己的最新作品《奔腾年代》。展览即将开始,作品已经创作完毕。张永旭说道,这组三联画并非是为这个展览特别创作的作品的构思从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在张永旭看来,艺术家在创作艺术作品的同时,亦充当着一个媒体的角色,作品所蕴含的信息与思想在展示的过程中得到传播。当作品传达的是一种正面信息的时候,其对公众产生的便是一种积极的影响。反之亦然。作品《奔腾年代》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为背景题材,艺术家以极具个性化的手法呈现了当年他们在对新疆开发建设过程中真实的生活场景及精神面貌。整幅画面洋溢着一种极强的表现力及感染力。

现场写生

奔腾年代220540cm布面油画2014年

现场写生

中国是我们共同的祖国。这话听上去似乎是站在汉族人的立场上去说的,但不是。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我们有不同的方式,但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把史诗性的东西通过艺术的方式完整地呈现出来。谈到这件作品时,张永旭说道,兵团有一种奉献的精神,这是以爱为前提的,这种精神是很难得、很稀缺的,所以我觉得应该去表现它。

现场写生

2008年在乌市参加冬季游泳

与参与者讲解画面的构成

张永旭认为,艺术家是可以而且有必要通过艺术创作的方式介入到有关政治与社会话题之中的。如果某一个制度是以关心人民利益为重的话,艺术家必须去歌颂。如果偏离了的话,艺术家也可以参与其中,因为这样可以启发、引导制度去关注人民的生活。所以,

参与者欣赏画作

艺术家的参与是需要的,也是必须的。艺术家可以在这个参与的过程中提出问题、化解矛盾。他是个和平的使者,否则,其所充当的角色就没有价值了。但张永旭同时强调,艺术家不应将政治话题作为提升自身利益的途径,对相关问题的表述应当是发自内心的。这是艺术家最根本、最重要的东西。参与,但不是把它当成目的,而是艺术创作的一种需要。

与完成作品合影

猎物2003年160x100油画

参与者与艺术家张永旭交流

不难发现,张永旭的作品体现出一种鲜明的国家意识。事实上,这种意识与艺术家的个人经历密切相关。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新疆建设兵团农六师101团的张永旭成长在一个准军事化的环境中。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从小学三年级便开始接受军训。这样的经历也在无形中塑造了张永旭的集体观念。现在看来它已经转换为一种情结了。如果没有国家,一切将暗无天日。

事实上,张永旭很早便开始了以新疆为题材的创作。但这一选择并非刻意,而是源于其以身边生活为艺术表现内容的创作习惯,这种习惯正是受到德国艺术家门采尔的影响。从张永旭的早期作品来看,包括生活场景、民族服饰等在内的新疆元素在作品的视觉呈现上具有鲜明的可辨识性,但创作视角却并非像很多同类题材的艺术作品那样以一种猎奇的方式介入,而是带有主观的及共性的情感表达。很多人说虽然我画的是新疆,但是新疆以外的人也能看得懂。这就是我的习惯,我画的东西不是给某一类人看的,首先是来自内心的。